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118cc心水论坛 > 正文内容

才艺、旅游、游戏……什么是看直播、做直播的正确打开方式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11-12

  看直播已经成为不少年轻人休闲放松、社交娱乐的重要方式。《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,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3.97亿,用户使用率为47.9%。但是,低俗、劣质的直播内容,也会给青少年成长造成不良影响。近期,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(直播)分会公布了第四批主播黑名单,

  近日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(,对2007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63.4%的受访者希望直播平台加强监管,及时整顿低俗直播,63.1%的受访者希望减少泛娱乐化内容,多一些有质量的直播。

  26岁的杨纯(化名)是某建筑公司的一名员工,他对直播非常着迷,尤其是游戏和体育类的直播,一有时间就掏出手机来看。“上学的时候,我看到室友看直播,跟着看了一会儿,觉得很有意思,自己也开始在无聊和空闲的时候看直播,后来看直播就变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”。不过,他直言最不喜欢看到主播言行过激。“有一次,一个游戏主播在直播时对一名观众出言不逊,我对他的好感度瞬间降低。”杨纯觉得,直播间是一个公共场合,主播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。

  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林芳是个90后,她喜欢开着弹幕看直播,把这当成一种和主播互动的方式。“有时游戏主播会问大家想看什么样的打法,让大家在直播间里投票。我还看过一个主播直播自己户外骑行,很多观众发弹幕给主播鼓劲儿”。

  “我看直播时会发弹幕或者给主播留言,没有参与过打赏。不过我经常看到主播一边直播,一边说感谢谁谁送来的打赏。”林芳说,她之前还看过两个主播PK热度,“虽然能理解这是主播赚取流量和关注度的方式,但是感觉并没有什么意思”。

  而且,“我之前看到一个女游戏主播,游戏打法很有自己的特色,但是总有观众在直播间里说这个主播菜,甚至还有性别歧视。”林芳觉得,看直播的观众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。

  王浩(化名)正在澳大利亚留学,他平时没时间打游戏,就通过看游戏类直播来代替, 散文:张小娴:人与人之间是有许多美丽的约“我特别喜欢看游戏主播比较搞笑的操作,觉得挺欢乐的”。看到自己喜欢的主播,王浩会进行打赏。“一些平台也有免费的礼物可以送。有的直播还搞抽奖,不过需要办月卡。我为了能够参加抽奖,会办月卡充值”。

  数据显示,91.2%的受访者看过直播,72.1%的受访者每周看两次以上直播,其中21.7%的受访者几乎每天都看。在看直播时,48.2%的受访者会发弹幕,37.2%的受访者会和主播互动,37.1%的受访者会帮主播打榜,29.0%的受访者会打赏主播。

  调查显示,受访者爱看的直播类型主要有:才艺类直播(46.9%)、技能教学类直播(45.6%)、旅游观光类直播(45.2%)、电竞游戏直播(34.8%)和户外运动类直播(33.2%)等。

  调查中,63.4%的受访者希望直播平台加强监管,整顿低俗直播;63.1%的受访者希望减少泛娱乐化的内容,多一些有质量的直播;51.3%的受访者希望在主播资格方面设立一定的门槛,减少哗众取宠的直播行为;44.3%的受访者建议网友们注意自身的言行,减少直播间的“口水战”。

  调查显示,64.4%的受访者关注的是主播风格是否幽默、有趣,58.9%的受访者关注主播展现的技术和特长是否厉害。其他还有:直播的画面是否流畅好看(36.9%),直播是否有互动(36.2%),直播的内容是否新奇有意思(35.9%)以及主播的长相是否好看(29.7%)等。

 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分析,直播受到年轻人的欢迎,与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青少年习惯于形象、直接、快速的浏览阅读模式有关。网络直播的内容模式符合这一代年轻人的认知特点。此外,网络直播门槛较低,人人都可以看懂,甚至人人都可以直播,所以受到年轻人的欢迎。“年轻人青睐的直播通常是与其价值观相符的内容,这些内容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他们的幻想、心理需求,所以他们很容易沉迷其中。”

  但许多网络直播传递的价值观并不积极,“比如现在许多直播、短视频宣扬的一夜暴富、一夜成名等不健康的价值观,展示刺激感官的直播画面,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较大”,并且很多青少年沉迷于直播、熬夜刷短视频,生活方式不健康。另外,有些直播会穿插购物推广、广告,许多青少年在观看过程中十分心动,直接“剁手”购买,但商品品质有时很难保障。

  孙宏艳指出,现在许多中小学生忙于学习,青年忙于工作,没有时间玩耍放松,现实中缺少可以沟通和交心的朋友,[2019-11-10]因此只能沉浸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。青少年在观看直播时,应该有所控制,避免作为晚上入睡前的消遣。另一方面,相比长辈的监督督促,同龄人之间的影响更加重要,青少年可以尝试多跟有健康生活方式的同龄人交流,养成“不沉迷网络”“不熬夜”的健康生活习惯。

  调查中,64.3%的受访者表示看直播主要是为了休闲放松,41.5%的受访者是为了排解舒缓情绪,38.9%的受访者是为了找到兴趣爱好相同的人,35.8%的受访者通过看直播学习技能。

  刘李仁曾在科技公司打工,对科技类的内容很感兴趣。“看这类直播可以让我接触到新的科技产品,学习硬件和软件方面的知识。”刘李仁说,看直播已经成为他获取新知识的一种重要方式,“我平时的工作涉及单位的宣传,需要学习这方面的技巧,我也会跟着直播学习。看书学习有点枯燥,直播是种很好的学习方式”。

  “直播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乐趣,不仅如此,直播也成为一种社交方式。”杨纯感觉,看直播的时候,不用想学习、工作上的烦心事儿,可以尽情享受直播内容。“我和同学、同事有时会在一起讨论直播,还通过这些平台认识了一些有相同爱好的朋友,慢慢成为现实中的朋友。大家的爱好很相似,聊天很容易产生共鸣”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分析,未来网络直播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“现在很多贫困地区、四五线城市的小镇青年们借助直播,通过自己的努力,获得了话语权。主播们可以帮助做电商的‘带货’(网络人物通过对商品的宣传,提高商品的销量——编者注),某种程度上对当地的经济、就业、扶贫都有重要的意义。另外,互联网直播也促进了知识分享,对于减小城乡差距也有很重要的作用”。

更多